2014年12月30日 星期二

農民拒絕停灌休耕片面犧牲農業

video

中華民國一0十二月三十一日 星期三 發行總號第四五八九共二頁
採用公益新聞通訊社稿件請冠【公益社】社名 公益E-MAILs8479.s9667@msa.hinet.net詹招琳)
記者詹招琳/臺北市報導】台灣農村陣線等30多人30日上午10時假行政院大門前,位於中山北路與忠孝西路口,召開全民抗旱、農民承擔,拒絕停灌休耕政策片面犧牲農業記者會,中央片面宣布之明年一期稻作停灌休耕政策表達質疑的立場。農民指出,缺水旱象係屬天災,此種不利益應由全民共同分擔。然而目前中央宣布之停灌休耕政策,僅犧牲農民權益,以滿足工業及民生部門用水需求,致使其明年生計無著;更有甚者,中央提出之補償方案悖離現實,補償發放對象以地主為主,廣大承租土地實際耕作的小農無法獲得停業補償,農業上下游產業鏈之代耕業者、育苗業者、資材業者、倉儲業者、運銷業者等更是被嚴重忽略,違反公平正義,提出五項訴求;記者會後,行政院接受十位代表進行協商
農民將提出五大訴求:
一、目前中央公布之補償措施未關照到實際耕作者及農產業上下游從業人員如代耕業者、育苗業者、資材業者、倉儲運銷業者等之損失,應朝完全補償方向重新檢討修正。
二、水利法第18條明文規定,用水標的農業優先於工業,若工業欲調撥農業用水,應提出合理價格購買,故本次限水休耕之完全補償,應由工業部門一力承擔。
三、中央政府應重新思考缺水因應方向,鼓勵轉作旱作以取代休耕。對於已受特別犧牲之農民,不得再以其轉作旱作為由減少補償。
四、本次停灌休耕政策決策過程黑箱草率,完全未給予被徹底犧牲的農民及業者事前表達意見之機會,行政院應立即邀集相關部會直接與農民及業者就休耕政策與補償方案重新進行協商。
五、國家水資源之分配長期以來獨厚工業,犧牲農業,應立即檢討此種不公不義之調配政策,貫徹水利法第18條之規定,優先保障民生及農業用水,提高工業用水價格至合理水平,部分高耗水工業應調整轉型,並要求工業部門應另尋農業尾水、污水回收及海水淡化等替代水源。
台灣農村陣線秘書長蔡培慧表示,天災旱象嚴峻,政府可鼓勵以旱作取代休耕,但政策對於轉作旱作補償比較少,若選擇休耕,補助的發放對象也是地主,以最佳條件補助每公頃農地8.5萬元,但許多實際租地耕種的農民根本拿不到。
竹東地區連續兩屆冠軍米得主、榮獲「全國十大經典好米」殊榮的農民莊正燈說,自己所耕作的田地全部都是租來的,但這次中央所宣布的休耕補償措施,發放對象主要是擁有農地的人,像他這樣實際從事辛苦農耕的農民根本沒辦法領到。儘管農委會說只要有書面契約就可以由耕作者來領,但是一來老農擔心耕者有其田的歷史重演,出租土地往往只肯口頭約定,不願白紙黑字;二來承租土地的農民屬於弱勢,地主隨時可以收回土地不租,因此農民根本沒有籌碼去跟地主爭搶補貼,農委會要農民自己去跟地主協調,等於是要農民自生自滅。
新竹地區代耕業者鄭仙康說「許多代耕業者為了購買農機具都還背著高額貸款,明年上半年不只沒收入,還要持續償還負債,中央的補償措施把他們排除在外,不只是讓他們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更是否定了代耕業者對於水稻產業的貢獻。」鄭仙康更進一步指出:「代耕業者是為農民服務,由於台灣大部分都是小農,一般農戶沒辦法負擔價格高達數百萬的農耕機械,因此自行貸款購買農機、協助農民耕作的代耕產業才會出現,成為農村裡協助農民順利生產不可或缺的服務人員。」目前台灣水稻田的耕作型態,在幾個主要的農事環節大多委由代耕業者協助,但這次中央的休耕補償措施,完全與水稻產業的現況脫節,每公頃8.5萬的休耕補償,不只實際耕作的小農無法領到,因應水稻休耕而被迫停業的代耕業者更是完全沒有補償機制。
苗栗灣寶從事有機耕作的農民洪箱表示,「要用做農的水,就直接來跟我們講啊!」洪箱表示,每次大官都只會坐在辦公室裡決定事情,停灌休耕對農民來說這麼大的事,可是這些大官從頭到尾沒有來地方跟農民開過一次會,更不要說了解實際情況跟農民協調,就自己決定休耕政策的內容和補償措施,把農民當做二等公民。每次工業欠水用,政府就想盡辦法找水給他;農業欠水用,政府就直接叫農民休耕,長期以來,這樣的分配不正義已經讓農民受盡欺壓,一旦碰到旱災,農民竟然還要為了工業的穩定生產被強制休耕,如此欺人太甚,簡直就是要把農民吃乾抹淨。洪箱痛批,政府犧牲農民本來就應該給農民應有的補償,可是現在政府宣稱每公頃8.5萬的休耕補償,一旦農民打算自力救濟,暫時轉作其他旱作多少貼補家用,政府卻又大幅降低補償到3.9萬,就好像我的花瓶被你打破,想說用強力膠勉強黏一下,結果你竟然說我的損失沒那麼多,所以不用賠整個花瓶的錢,實在有夠離譜。
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理事黃淑德說,停灌休耕影響到的不只是農民,還有廣大消費者的權益。台灣政府不管碰到缺水、工業需水,甚至自由貿易進口糧食,總是只會朝向要求農民休耕的方向思考,然而休耕會嚴重影響本國糧食生產,進而破壞我國的糧食自主,屆時消費者可能必須被迫接受進口的糧食,在如今食安風暴越演越烈的情況下,如果我們不注重糧食安全,就不可能有食品安全。公益律台灣農村陣線理事詹順貴表示,水利法第18條明定用水標的的順序,工業在農業之後,如果後順位的標的師需要取得優先水權,法理上應該透過合理的價格向前順位購買。過去工業透過調撥農業用水進行生產,獲得龐大利潤,但付出的用水成本卻低到誇張,如今遭逢旱災政府卻又要犧牲農業穩定工業,因此面對這次的休耕爭議,應該將工業用水的水費提高到合理的水平,並以此增加的收入對受損害的農產業鏈進行充分的補償,方才符合分配正義。這次休耕的處分已經嚴重侵害農民的權益,若中央對此爭議無善意回應,不排除協助農民提起行政訴訟。台大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兼任教授張森富聲援說,當初興建石門水庫時有15/16的預算都來自於農業,理當也該把15/16的用水撥給農業,但現在卻是工業來跟農業搶水,相當不合理。/1031231/
延伸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