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停灌休耕 農民政院呼籲抗旱要水權正義

video
中華民國一0四年一月十三日二 星期二 發行總號第四六二六共二頁
採用公益新聞通訊社稿件請冠【公益社】社名 公益E-MAILs8479.s9667@msa.hinet.net詹招琳)
記者詹招琳/臺北市報導】台灣農村陣線等50多人13日上午10時假行政院大門前,位於台北市忠孝西路與中山北路口,召開強制休耕生計無著、農業犧牲工業得利,抗旱也要水權正義!記者會,14日是桃園、新竹、嘉南等地區的停灌公告日,來自全台各地停灌區的農民、代耕業者、育苗業者以及台灣農村陣線、捍衛農鄉聯盟、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等農業、消費者團體再度來到行政院,強力表達「拒絕停灌強制休耕、要求水權公平分配、反對重工輕農犧牲農業」的訴求。記者會後農民們推派代表十名到立法院後再至立法院與各黨團座談,並提出「104年一期作抗旱停灌政策農民意見及民間版政策建言書」,誓言全力捍衛農民的尊嚴、生存權、工作權與消費者權益。
農民提出六大訴求:一、國家水資源之分配長期以來獨厚工業,犧牲農業,應立即檢討此種不公不義之調配政策,貫徹水利法第18條之規定,優先保障民生及農業用水,提高工業用水價格至合理水平,部分高耗水工業應調整轉型,並要求工業部門應另尋農業尾水、污水回收及海水淡化等替代水源。
二、水利法第18條明文規定,用水標的農業優先於工業,若工業欲調撥農業用水,應提出合理價格購買,故本次停灌損害之完全補償,應由工業部門一力承擔。
三、停灌係搶奪農業用水、穩定工業用水,故所謂補償係屬農民因農水被奪所受損害之賠償,政府不得刻意混淆名詞,以差別補償之手段限制農民利用土地之方式及轉作之項目,妨礙其自力救濟之耕作行為。
四、本次停灌休耕政策決策過程黑箱草率,完全未給予被徹底犧牲的農民及業者事前表達意見之機會,行政院應立即邀集相關部會直接與農民及業者就停灌政策與損害補償方案重新進行協商。
五、缺水不等於休耕,政府應以鼓勵轉作旱作取代強制休耕,務求抗旱同時能全力維護農民及業者之尊嚴、生存權及工作權。
六、 即令不得已需部分休耕,然目前中央公布之損害補償措施未關照到實際耕作者及農產業上下游相關從業人員如代耕、種苗、資材、倉儲、運銷等之損失,應朝農產業整體補償方向重新檢討修正。
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特聘教授陳吉仲表示,目前中央針對休耕看似有做出一些調整,但內容仍然相當粗糙。以種植非水稻之農民為例,直接以活化休耕地政策的標準發放補償,卻沒有考慮到活化休耕地政策的基礎是在有水源供給的情況下,農民轉旱作仍然必須自覓水源,所增加的額外成本如何計算?再者,轉作還有技術移轉層面的問題,若無妥善輔導措施,最後可能只有已具規模技術的財團化生產者有辦法領取。至於種植地區特產的農民,則無論作物一律採取最低補償額度,計算方式完全不透明,如何說服社會大眾?陳吉仲建議,農委會應儘速辦理地區特產價格調查,立即清查停灌區內各種地區特產在不同通路上及自產自銷的價格,藉以推估農民實際損失,並以之作為補償基準。
台東打碗花農場徐蘭香說,如果因為農民產值比較低就要犧牲,那她要反問「馬英九你的產值多少?」如果民調9%的馬英九可以接受下台,農民也可以接受休耕。她更批評農委會稱「禽流感防疫無法做到滴水不漏」,但農委會對農民的追殺才是「滴水不漏」,農委會應該要改名城「農業萎縮會」。
新竹28歲農民劉正雨表示,他3年前配合農委會「小地主大佃農」政策返鄉務農,沒想到政府的新政策卻可能讓他一家10幾人沒有飯吃。估計這次休耕損失將高達1000萬,他的田都是承租來的,政府的補助根本一毛都拿不到。
去年1231日早已公告停灌、明德水庫灌區的灣寶有機農民洪箱怒嗆中央:「為何每次缺水總是拿農人開刀,然後再假好心說要給補助?農人要的是有尊嚴的工作,不是要誰可憐來施捨!這是搶農民的水耶!難道我還要跟你謝謝?」洪箱表示,過去蓋水庫農民都有出錢,說好水庫蓋好後會優先讓農業使用,可是每次只要開發新的工業區,水就要先調去給工業用,等碰到天災的時候,就乾脆一滴水都不給農業。農人被停水沒頭路,工業卻可以穩定生產,難道憲法對農人生存權、工作權的保障就是矮人一截?「如果沒有我們農業的水,你們工廠只能關門!」
桃園新屋的大佃農徐同權表示,補償跟休耕是兩回事,給補償不一定要休耕。所謂補償,其實是農民正常農業用水被奪所衍生的損害賠償,而休耕卻是直接消滅農民生計、破壞農業生產環境、削弱農業生產力的惡政策,缺水可以鼓勵轉旱作,一味強制休耕只會斷了農產業活路。近幾年政府有很多政策鼓勵青年回鄉,推動小地主大佃農;可是一旦碰到天災就要農業單獨犧牲,讓農民生計全無,這種做法感覺就像是把人騙回來然後再放棄他,誰還有辦法做下去?就算真的要休耕,租地的農民也很難跟地主競爭補償,尤其是廣大的口頭約佃農,按照現在的政策,補償很難落實到生計真正受損的實際耕作者身上。
新竹地區代耕業者鄭仙康表示,過去幾次協商,政府都說代耕業者可以南北移動,收入不受影響,而且實際損失範圍無法估計,甚至以代耕業者無協會為由拒絕補償。然而實際上各地區都有自己的代耕業者,大多時間都在特定區域內作業,即使到外地去,通常也是去支援而不是收入主力。而且農委會95年停灌時其實就曾規劃過代耕業者補償方案,只要代耕業者一期耕作面積15公頃以上、機具馬力45以上、檢具機具照片或執行層面可資證明之文件,就可按整地、插秧、收割等不同項目領取收入損失補償。但本次停灌農委會竟然連方案規劃都沒有,直接無視代耕業者的存在,對農業相關從業人員的保障只能說越來越倒退。
台灣農村陣線理事長徐世榮說,審視水利署的限水標準,目前進入的第一階段限水僅是「離峰時段降低管壓供水」,即使是尚未進入的第二階段限水,也僅是停供噴水池、清洗街道、水溝等不急需之用水,至於減供部分還限制「每月用水超過1000度之『非工業』用水大戶減供20%,『工業』用戶減供5%」。換言之,為了讓「每月用水超過1000度的工業用水大戶」不必忍受減供5%的不利益,政府竟然選擇讓許多地區的農田直接減供100%!如果這不是滅農,什麼才是滅農?長期以來工業搶奪農業用水,造成許多重要農業生產區在需水時節水源常常青黃不接,現在為了盡可能減低工業限水造成的不利益,甚至只是為了要讓工業用水不會遭遇更多的「不方便」,就要完全剝奪農業的水權,這樣的水資源分配政策,實在是不公不義到了極點。/1040113/
延伸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